>

小小民宿富了生活暖了民心 发达地区的乡村宜“兴”之路

小小民宿富了生活暖了民心 发达地区的乡村宜“兴”之路

提起苏南,人们眼前往往浮现出江南水乡的画面。其实,就在太湖之滨的江苏省宜兴市,还有一片多山地区,就是宜南山区。这里没有鱼米之乡的优越条件,乡村振兴怎么办?这几年,宜南山区走出一条“民宿兴村”的新路,尝到了甜头,抱紧了希望。

宜南山区面积约603平方公里,过去主要产业就是开山采石加工建材,严重破坏生态。近年来,当地转换产业发展思路,整治生态环境,依托山区景观发展茶旅融合等主题的特色旅游业。“我们的原则就是‘懂得留白’,不利于长远发展的项目坚决不要,要给子孙留下未来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白塔村党总支书记欧阳华说,护生态与增收入从过去的“对头”变成现在的“亲家”。

亲近太湖、山水兼胜,宜南山区的旅游业很快兴旺起来。半月谈记者造访的路上,但见竹海重重、茶园处处,有些村庄还修起网球场,满目传统与现代交融的湖山秀色。

游客纷至沓来,办民宿就成了宜南农家新生活的支点。当地民宿发展带头人黄亚云告诉半月谈记者,每逢节假日,这里的民宿一房难求,一间房年收益就可达8万至10万元。据了解,现在有不少年轻人回乡投身民宿业,组织起“乡村振兴产业联盟”,要把宜南的民宿办出潮流范儿。

欧阳华所在的白塔村,曾经穷得连电费都交不起,近年来举全村之力打造原生态高端民宿,如今年接待游客80万人次,村集体年收入1000多万元,村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已达5万余元。

可以说,民宿业让宜南山区乡村的腰包鼓了起来。家底厚了,村集体也就能为村民办更多民生实事。善卷村办起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,五洞村有了自己的慈善基金,都是山乡这几年的新鲜事儿。富了生活,暖了民心,小小民宿,聚拢起村民兴公益、讲公德、为公共福利办实事的积极能量。

民宿产业在宜南山乡从无到有,再到声势壮大,不过10余年。究其原因,外因是背靠长三角城市群强大消费需求,内因则是农民、企业、政府这“三股劲”拧成“一股绳”。

——转型刻不容缓,激发内生动力。2009年因油车水库开建,洑西村周边很多建材企业关停。黄亚云原是当地琉璃瓦厂会计,下岗后便利用一废弃茶园厂房改造成当地第一家农家乐——篱笆园农家乐,没想到第一年就挣了30多万元。村民发现甜头,纷纷跟进,一批各有经营妙招的民宿“老板娘”涌现出来。全村特色民宿、农家乐从2016年9家发展到现在130多家,床位1500多个,日接待能力达3000人次。

——市场力量带动,产业提档升级。“龙隐江南”是当地一家网红民宿。2016年,拥有20多年酒店经营经验的杨伟春租下14户村民15幢闲置房屋,在不改动农房原有结构的基础上,融入茶、竹、陶等文化元素,创办了这处既不失田园余味又富于都市气息的高端民宿,不仅带动100余名村民就业,还带动周边10多家民宿升级。当地还引入外部资金大手笔建设设施一流的康养小镇,也为旅游产业提质升级提供助力。宜兴市干部认为,农民财力单薄、理念未必先进,发展旅游业要迈上高端化台阶,少不了市场化力量“拉一把”。

——政府善作引导,不缺位不越位。当地经营民宿的村民反映,从修建公路、开通公交线路到安装路灯、铺设排污管道,宜兴市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优化方面做的是“绣花文章”。最近,宜兴还启动“美丽乡村连片示范带”建设,在农户当中评选“秀美庭院”,为的是真正让山区处处实现深山有美景、路边有风景、庭院有景观,为旅游产业高质量发展打牢可持续的生态根基。

首先,农村新业态的“脚”没有相称的监管规定的“鞋”。黄亚云等诸多民宿业主向半月谈记者举了个例子:租赁村民老宅改造的民宿,极少能通过消防验收,无法获取特种经营许可证,许多民宿不得不“违规经营”——“我们都明白消防安全决不能忽视,但民宿套用为城镇宾馆制定的标准来管理,我们实在难达标啊!”一些基层干部也呼吁,山区农村找到符合自身实际的致富路不易,希望相关职能部门在把准政策的前提下提升制度灵活性,为农村新业态发展留足空间。

其次,农业农村发展项目用地管理,讲力度也要讲“温度”。据了解,宜兴市永久性基本农田占耕地面积之比达96.6%,生态保护红线、永久基本农田、城镇开发边界“三线”管控越来越严。基层干部群众对此充分理解,只希望在建设用地管理的细节方面能更优化一些。现在村里与耕地保护无涉的一处小房子想改建用于旅游业,也可能被卫星监控“记录在案”;另一方面,村庄的闲置土地、低效用地腾退利用还缺乏可行办法。

再次,火了民宿,冷了农活值得警惕。目前,宜南山区青年劳动力多为民宿业所吸引,农业人力主要靠季节性对外招工填补空缺。当地一家茶企负责人就感慨,采茶季招来的工人家乡越来越远,年纪越来越大,尤以老年妇女为多。如果这批人干不动了,谁来撑起山区传统农业的“半边天”?

Published by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