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“无雪之国”的运动员站上冬奥会赛场

“无雪之国”的运动员站上冬奥会赛场

2月11日,美属萨摩亚选手内森·克伦普顿在比赛中出发。当日,北京2022年冬奥会男子钢架雪车比赛在国家雪车雪橇中心举行。 新华社记者 贺长山/摄

虽然在2月13日结束的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男子大回转比赛中只拿下第44名,但法伊克·阿卜迪还是创造了历史。

他是代表沙特阿拉伯站上北京冬奥会赛场的。这是这个热带国家首次出现在冬奥会上。换句线岁的阿卜迪出现在赛场,本身就创造了历史。

冬奥会并不只属于冰天雪地的国家。在北京冬奥会上,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有10个国家39名运动员参赛。海地和沙特阿拉伯各有一名运动员参赛,两个国家的国旗首次出现在冬奥会赛场上。

迄今为止,这些“从不下雪”的国家从来没有获得过奖牌,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参与热情——“参与比取胜更重要”。

阿卜迪出生在美国加州的圣地亚哥,但父母都是沙特阿拉伯人。他是看到一则由刚成立不久的沙特冬季运动联合会刊发的广告,才加入国家冬奥队。参加比赛前,他只进行了7个月专业训练。

和阿卜迪一样“一人成团”的,还有内森·克伦普顿。他来自年均气温28℃的美属萨摩亚,也是该国代表团的唯一选手和旗手。

开幕式当晚,北京气温-3℃,内森·克伦普顿踩着人字拖,抹着油,赤裸上身出场。他以这样的方式暗示全世界的观众,热带地区国家的冬奥会代表团来了。

热带和亚热带国家选手偏爱的是高山滑雪运动。此次冬奥会上,包括热带地区国家在内,“一人成团”的国家有19个,其中15个参加的是高山滑雪回转和大回转的比赛。高山滑雪被公认是雪上项目中的基础项目。在北京冬奥会,307名运动员注册高山滑雪。他们脚踩双板,不上障碍物,没有花样和变体,只需要转弯,最先滑到山下终点的就是冠军。

为普及冬季项目,国际奥委会也为高山滑雪项目开出“特权”。那些没有运动员通过积分拿到冬奥会参赛资格的国家,国际奥委会还是会分配给这个国家一男一女两个参赛名额。他们几乎摸不到奖牌,但可以在冬奥会上享受比赛。

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主赛道全长约3000米,最大落差约900米。“国际奥委会鼓励更多国家的运动员参与冰雪运动,但他们不会希望这个人在全球转播的注视下受伤。”一名运动员接受采访时说,高山滑雪项目同样需要专业的竞技水平。

内森·克伦普顿参加的是钢架雪车比赛。他是夏季奥运与冬季奥运会的“两栖选手”。

在东京奥运会,克伦普顿参加男子百米赛跑,只拿到了小组最后一名,但这已是夏季奥运会中美属萨摩亚选手的第二快成绩。他练过曲棍球、壁球、橄榄球,三级跳远跳出过普林斯顿大学该项目历史第三的成绩。

本届冬奥会比赛前,他收到了中国网友送他的贴纸,那是以他为原型绘制的卡通画。他把它贴在了自己的背包上。2月11日北京冬奥会钢架雪车男子组第4轮比赛,内森·克伦普顿结束了自己的最后一战,他获得第19名。

46岁的巴西女运动员参加过北京2008年夏奥会和2022年冬奥会。2月10日,她以第82名的成绩完成北京冬奥会越野滑雪女子10公里(传统技术)的比赛。14年前的北京,她在山地自行车比赛中获得第19名。

塔乌法托法参加过里约热内卢夏季奥运会的跆拳道比赛、平昌冬奥会的越野滑雪比赛。在备战东京夏季奥运会前,他本打算尝试皮划艇项目,他的第一场比赛“几乎稳不住自己的皮艇”,但让他放弃的原因是肋骨受伤。不过两周后,他拿下了跆拳道项目的入场券。

决定参加2018年平昌冬奥会时,和家人生活在澳大利亚的他只见过一次雪。他通过视频网站和轮滑课程自学越野滑雪,然后飞往德国学习雪地课程。后来,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海滩、公园的旱冰场都成为他训练的场地。

一年后,他辗转十多个国家参加比赛,获得了奥运会参赛资格,也收到数万美元的信用卡账单。最后一场在冰岛的资格赛,机票是朋友用自己的航空里程帮他兑换的。

2022年1月15日,他的祖国汤加经历了大规模火山爆发,“火山蘑菇云”已覆盖全国大约170个岛屿。

塔乌法托法为重建家乡奔走。在一个众筹平台上,他发起的筹款活动超过30万美元。

奥组委认为,“他向我们展示了真正的奥林匹克精神!” 他回应,自己计划参加2024年巴黎夏季奥运会,这一次的缺席只是中场休息。

对更多“无雪国家”而言,他们的冬奥会征程还在继续。东帝汶的约翰·贡萨尔维斯·古特是该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参加冬奥会的运动员。参加过3届冬奥会的他坦言,让东帝汶人了解雪是一件有意思的事。“我们有机会通过比赛至少让它出现在电视上,为新一代的年轻人带来一些热情。”

在北京,牙买加4人雪车队将重返冬奥会赛场。他们上一次出现是在1988年。

1988年加拿大卡尔加里冬奥会,参赛的4名牙买加运动员驾驶着一辆二手4人雪车,其中一名队员是被临时拉来的,只参加了一周的训练。比赛中,雪车在过弯时失去控制,以超过百公里的时速侧翻在赛道内。队员们以失败告终,抬着雪车走过终点。他们的故事被改编成电影《冰上飞驰》。

这一次的4人雪车队员经历了充分的准备。他们有着不同的背景:马修·韦克佩是业余田径选手,参加过美国职业橄榄球迈阿密海豚队的试训;尼姆罗伊·图尔哥特能在10.1秒内跑完100米,曾与前男子100米赛跑纪录保持者鲍威尔一起训练;阿什利·沃森是理疗师兼职举重运动员;山维恩·斯蒂芬森是英国皇家空军下士,他曾在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一次连线中,介绍自己加入了牙买加雪车队——以每小时150公里的速度闪过一条冰隧道,“像在洗衣机里完整地旋转”。

斯蒂芬森表示,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原因,健身房关闭,自己在街上徒手推汽车锻炼。“我想她现在是牙买加雪橇迷了,我说过我会送她一件签名T恤。” 他调侃道。

在他看来,参加冬奥会无关荣誉和名利,他们想做是“打破障碍,做人们通常不会做的事情。”

这次,4人雪车队想向奖牌发起冲击。“因为我们来自一个阳光明媚的热带岛屿,所以我们要参加奥运会来融化这个地方!” 图尔哥特说。

除了雪车队,擅长田径的牙买加还有两名运动员参赛,这是牙买加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冬奥代表团。

代表牙买加出战的38岁运动员本杰明·亚历山大在2月13日结束奥运征程,他在高山滑雪男子大回转项目中排名第47位。上届冬奥会时,他还是职业DJ,2016年开始练滑雪。他在北安普敦郡威灵堡长大,父亲是牙买加人。

第一位参加冬奥会的海地运动员理查森·维亚诺从法国而来,他曾生活在海地的一家孤儿院,3岁时被一个法国家庭收养。他在拥有众多世界顶级滑雪场的阿尔卑斯山学会滑雪。

2019年,理查森·维亚诺收到了海地滑雪联合会的电话。起初,他以为这只是朋友的恶作剧,但很快他在网上查到,海地确实有滑雪联合会,成立于2010年大地震后——那场7.3级的地震是海地自1770年以来遭遇的最强地震,滑雪联合会想“以体育价值观激励海地人”。

2月13日高山滑雪男子大回转首轮比赛中,包括维亚诺在内的35名选手未能完赛。但他的参赛已经创造海地历史。

他也收获了比赛之外的东西——与自己的原籍国重新建立联系,更接近自己的故乡。

在刚刚结束的北京冬奥会女子冰壶循环赛最后一轮比赛中,中国队11-9险胜加拿大队,至此结束循环赛阶段比赛,共取得4胜5负的战绩,晋级半决赛仅存理论上可能。 在循环赛前三场比赛,中国队首场遗憾地以6-7负于丹麦队,无缘开门红;第二场,中国队再次在第10局中未能把握机会,5-7不敌瑞士;第三场,中国队4-8不敌美国队,遭遇三连败。…

人民网北京2月16日电在刚刚结束的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1500米决赛中,中国队选手韩雨桐排名第7,韩国选手崔敏静获得金牌,意大利选手阿里安娜·方塔纳获得银牌,荷兰选手苏珊娜·舒尔廷获得铜牌。(人民网记者胡雪蓉摄影报道)。…

Published by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